【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uex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农历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8:31

1、那年冬季

邻居毛坨伢崽大清早起来玩雪,他还来敲过我家的门。他和我同年,都是12岁的孩子了,我大他月份。如果不是他在门口鬼喊鬼叫,我还赖在床上睡懒觉呢!经他这么一喊,我就鲤鱼打挺翻下了床,朝屋外走。只见大雪已经封住了我家门口,我使劲还是推开了大门。四处都是耀眼的白,把每家每户堆积在自家坪子里的柴火都盖得严严实实,像一个小山包,连那稀疏的几棵樟树也不见了绿叶,一律被雪包裹住了。不过大雪是昨晚趁我们睡了的时候才下的。我吃了晚饭不久,感觉屋内比往常要冷,我家四面墙壁透风,风飕飕的,从孔眼里倒灌进来。吹得煤油灯的火苗飘忽,也孤单。停电是常有的事,点煤油灯或蜡烛很寻常。我的两个弟弟已经躲过被子里暖和着,不知在梦里跑了好远去了,这让我妒嫉着。我娘却逼着我读书做作业,我实在无心读书学习,只想溜到床上躲冷。娘坐在火桶边瞅着微光织毛衣,父亲把一捆捆的柴火往灶屋搬,说又要下雪了。我始终相信父亲,比天气预报还灵验。我还到门口看了一下天,又是风,又是雨的,这样的鬼天气适宜睡觉。在睡之前还在门口撒了一泡尿,根本就没有下雪,只是比往常更冷些,北风呼呐呐地响,我生怕冻坏了小麻雀就立马进屋睡觉去了。我娘还骂我这么早也不看看书就滩尸去了,我装没听见,把被子都盖过了头。

我们这地方有湘楚遗风,说滩尸其实指睡觉,当年屈原投入汨罗江,死后被当地人打捞上来,像晒谷一样滩放在平地里,至于滩尸是不是这个来由,我不敢断定,反正我娘说的滩尸就是指仰叉叉睡觉的意思,而睡觉与死亡有什么关系,并不是我想要知道的事。反正我一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撒尿,可眼前一片雪白,所有的物什都覆盖了,到处干干净净的,站在雪地环顾四周我还不知要向哪个地方放肆?往日我会毫不犹豫,走出家门不远,便觉得哪里都可以。因为我们那时候没有私家厕所,而大家共用一个公共厕所,远还不去说,主要是脏,气味重,我尿尿就随便找个地方解决算了。面对着洁白的雪地,我擦了擦眼睛,就不知我该如何是好?毛坨伢崽又在屋西头路口喊我,而厕所就在西头路口,我只得抽身向西头走去。这个时候的雪下得没有我起来那阵子大,可风大,是北风,吹得比口哨响得多。

毛坨伢崽手捧雪球,已经走向西边路口,这也是我正要去的地方。

天气太冷,路口没有行人。起来早的人家一般都在打扫庭前雪,谁也没有顾忌到路口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大事。可大事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只有我看见了这一幕,要不是我今早偷懒,这件大事有可能就是我了,因为我看见毛砣伢崽去捡雪地里被大雪压断的电线,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捡?当然,换上我也会去捡了,我并不知道这个高压电线掉在雪地上是这么危险的家伙,但我肯定毛坨伢崽也不知道,不然他是不会去贪这个便宜的,他去捡了,我看见的。他被触电了,我一点也不知道。我看见他躺在雪地一动不动的。我与毛坨伢崽是同班同学,平常也玩得来,刚才还叫我去打雪仗、堆雪人,转眼他被电打了。我还以为他好玩,在雪地里滩尸,我便上去扯他起来,瞬间感到电流从我身体上过了一遍,我被抛出丈把远,半天才楞个神来。有大人们在喊:快闪开,有电!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鲁莽,差掉送了自己的小命。大人们连忙去关总开关切断电源,一个大人赶紧过来抢救毛砣伢子,可毛坨伢崽还是没有活过来。毛坨伢崽看上去跟睡着没有两样,只是躺在雪地里睡,姿势还是那么仰面朝天,腿也是伸直的。我又上去推了他两下,没有一点动静。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就这么死去了?

他娘什么时候来的,我没有注意到。大家都围过来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看见他娘坐在雪地里抱着他的头大哭,有人来扯他娘起来,说人死不能复生。他父亲也在,只是站成木头人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这才慢慢接受他真的死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在我眼皮底下死去,感到十分震惊。

记得葬他的时候,就在村子前面的沟壑边挖了个坑,这让我看见很不是滋味。我曾亲眼看见那地方埋过不少死猪。听说村子集体的猪得了5号病大面积死亡。通俗地说,这个5号病就是瘟疫,对人体也有传染。可我们村子里就有不怕死的人,趋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去挖出来,肥的熬油,精的藏着吃。没得吃的村民简直什么都敢吃,这是让现代人不敢想象的。我记得我娘偷偷告诉我,不能接触某某家里的人,他们是吃过死猪的人。那死猪熬油也是香喷喷的,不管谁家怎么藏得隐秘,可味道还是飘出来了,所以村里谁偷吃了死猪,大家心里都有数。村干部很快知道了,又不能从人家肚子里挖出死猪肉来,就采取了浇柴油汽油烧毁的办法处理瘟疫死猪,还让一些人心痛得要命。

可毛坨伢崽死了,居然埋在那个地方,连棺材也没有,一床草席把他包裹在里面,用几根麻绳稍微捆绑了一下,就埋进土坑里,更谈不上竖一块墓碑。据说我们这地方小孩子死了是不用棺材的,直接土葬,可以早日投胎人间,早日轮回。我们几个孩子替他娘烧他生前的衣物,那烟尘在空中飘荡着,摇曳着,有点怪怪的味道。

一床草席成了毛坨伢崽的裹尸布,这个形象一直烙在我的记忆里。

时光倒流,《圣经?新约》告诉我,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尸体,是供奉在都灵大教堂里的一块麻布包裹的,也就是后来所说的裹尸布,却成了基督教信徒心中不可亵渎的圣物,有着一种匪夷所思的传奇,也是勾勒后来以色利人寻觅栖身家园、创建独立王国的宏伟蓝图。

如果照耶稣之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上帝儿子,那么,此裹尸布与彼裹尸布是否存在某种隐秘的关联?罗马帝国时代与我们的汉朝西晋南北朝几乎是属同一时代,比我们春秋战国晚几百年,我只是猜疑之间存在某种共性的东西来自东方,我只是为我先前提到的“滩尸”找到可能的释义。虽然亚麻不与草席是不同的植物做成的,可草席的主要成植物都是屈原《离骚》中咏叹过的蔺草、灯心草、芷草、蒲草等,这些草编织出来的席子柔软舒适,我至今还能忆起那种感受来。

这是我第一次直接面对死亡,并没有感到死亡原来还如此近。

我曾与毛坨伢崽一起,悄悄说过理想,他问我将来长大后做什么?我说当运动健儿,因为我学会了游泳。而他说要当将军。这让我当时很吃惊,以难怪平时爱玩工兵捉强盗、游击战等游戏,可游戏中自封司令的人就这么轻飘飘地走了,留下我这个所谓副官参谋不知所措,空洞得少了主心骨似的。

雪花只飘了几天,太阳出来了。

南方的冬天开始融雪了,屋檐下挂着的凛杆子也开始融了。这凛杆子初看像晶莹剔透的帘子,在阳光的映照下耀眼,泪花那个流,呀流……并跌碎在屋檐下的泥土上,似乎还有热气在泥泞中升腾。

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2、一条河流的背景

春天一来,细雨如酥,河流在沉睡中醒来,迷漫着烟波。

迟到的阳光急切地向大地道歉,那份歉疚有点像谦谦君子。我从柳枝的媚态上,读出了阳光抽条的姿容。仿佛伸出千佛手,那么笑容可掬。看上去,明晃晃地撩人,却又沁人心脾。如果说,起初人类的言行举止都是模拟大自然的话,那么,现在大自然却在复制人类的一些举止。我明显感觉到春风的尤物丝绸般拂过大地的脸颊,那光秃秃的大地忽然之间长出大片胡须一样绿绒绒的小草,霸占了河流的两岸。那新绿的叶子纷纷返上了树木的枝头,被倒映在河面上随风轻轻摇曳,做了一条河流的背景,模糊中不失清晰。

那河水在流动,背景不断被切换。这似乎只有鱼儿知道的秘密,却被鱼儿岸边嬉戏的动静泄漏了。那河边垂下来的水草,被弄得像老旱烟袋子一样叭叭响,似乎有些忘形。来踩点的陶乐哉眯起眼睛笑了,留下一条很窄的缝隙显得很诡异。这一切,并没有逃过我与王立人的嗅觉,便尾随陶乐哉而来,偷看他在河水里撒网捕鱼。按年龄和辈份算,我们应该喊他陶叔,可我们背地里直呼其名,是他经常神秘兮兮的,还喜欢给人家起小名,不知怎么就让我反感他,就给他也起个小名叫陶黑鬼。我们湖区一马平川,太阳比山区毒,紫外线强,加之陶黑鬼常在湖区的沟港河汊捕鱼,也不戴顶草帽什么的,就被太阳晒得黑不溜秋,像泥鳅一样。其实,我们湖区老乡的皮肤都比较黑,只是他比大家更黑一些而已。尽管我不喜欢这个人,可他是村里最会捕鱼的人,撒网散得开,出手又快,看见水面有鱼游过的波痕,手一抖,网就撒出去了,空中一道狐影落下来,像张开的圆嘴,盖出水面好大一个印章。只见他慢慢地收着网,在此过程中就能判断里面有没有鱼,是大是小,什么鱼?在出水面之后,几乎都被他说准了,这是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地方,也是我去偷看他打鱼的主要动机。

后来我因他不会游泳而看不起他。

我和王立人都会游泳了。而他一个常在水边走的人,居然还是旱鸭子。

几十年过去了,这件事一直还记忆犹新:陶黑鬼要我们俩帮他提鱼,不然就赶我与王立人走。我们俩要求每人分一条大鱼,被他拒绝了。他见赶不走我们,便爬上了岸边的那条小船,我知道他要去对岸的用意。我不知道这船是谁泊在河边的,但我敢肯定不是陶黑鬼的。看他急切的样子无非怕我们上他的船,连船舱里还积了不少水也不掏干就向对岸划去,那肯定是先天落雨留下的雨水。我不知船主人走的时候连桨、撑杆带走了,还是其它原因,反正船上没有。陶黑鬼是用手当桨划的,船慢,身子到了哪边,船的重心就侧向哪边。船划到中间,却打起转转来。可能是中间流水湍急的缘故吧!我心里暗暗地骂他、咒他,小气鬼。可王立人已经下水了,他想游过去,扔下我?我却还有点不相信,他去年秋天才学会游泳,而这条河至少有四十米宽。我犹豫了一下,知道春天的河水还是凉的,何况还得踩水才能托起衣服不被河水打湿,上岸就可以穿了。我不能输给王立人,就跳入河水里,快速朝对岸踩水游。我要向王立人展示我踩水的本领。陶黑鬼这时在喊我帮他推一下船,我装没听见,谁叫你刚才还刻薄我们。他见我不理他,就喊王立人。这时候的王立人哪里还是踩水,衣服都落到水里了,在捞衣服。游得十分吃力,正有意向船搭一下手休息片刻。这一手搭过去,船身一歪,蹲着的陶黑鬼没有抓稳船身就掉下了水,船也翻了。这是我刚游到对岸回头看见了这一幕,我还在想这是报应呵,却见他的双手一顿乱抓,随后就没了人。这才意识到他可能不会游泳,立马去救。当我好不容易把他拖到岸边,又听见王立人在喊我救他,此刻也没有人了,我一头潜下去,捞了几下都没捞到,我也感觉体力不支,不知如何是好,陶黑鬼在喊:说就在你的身边一点远的地方有团黑影。这条河最深不过两米,但水很清澈,只是我经验不足,且在水中看不见。当我再次潜下去,就真的摸到了他的头,我拚尽体力托着他的头终于游到了岸边,陶乐哉连忙下水给我帮忙抬,王立人没有半点动静。我还以为他淹死了。陶黑鬼还真有一手,用手掌压着他的肚子,反复几次,并使用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只见他吐出了溺水,活过来了。如果不是陶黑鬼的急救得当,王立人就已经死了。陶黑鬼慎重地与我们打着商量,说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我们还发了誓。谁知第二天,王立人的父亲王彪和叔父王汉就打到陶黑鬼家里去了:说他们家立人是会游泳的,要不是你姓陶的拖了他的脚,也就不至于差点淹死。陶黑鬼对天发誓没有过,还让我去作证后两家才避免一场更大的斗殴。陶黑鬼的腿伤得不轻,好久不能下地干活。从此,我不再理睬王立人了,我他背叛了誓言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陶黑鬼从此不能用散网打鱼了,改用扳罾。因为腿落下了不能游走的病根。我还是喜欢站在他的的背后看他扳鱼。听说,他年轻的时候驾过船,跑过武汉和上海,是村里见过世面的人。还听说,他祖籍是湖北洪湖的,以捕鱼为生。只有他一个人跑水运,好好的,不知怎么就跟人家大干了一架,把对方伤得很重,怕遭人家报复就离开了老家,从此漂在洞庭湖上以捕鱼为生。至于如何上岸落户我们村的,不得而知。

岁月是把杀人的刀。没过多久,陶黑鬼就苍老了许多,头发都白花花了。身手不像以前那样灵敏,明显慢吞吞的起起落落。屁股底下还放了一把小椅子,悠然自得地摇呵摇,不急不慢地扳呵扳……左手的两指之间,还夹着一支喇叭筒香烟,那是他自己卷制的生烟。一叭一叭的,脆响……一根烟不抽完,不起罾。看得让人着急,心烦,好像不是来扳鱼的,而是来韵味的。起上来,几乎都是空的,偶尔有也是游条子一类的小家伙,让我这个看客不过瘾。

不久,陶黑鬼的腿跛了,变天就喊腿痛,再也不捕鱼了,却喜欢到河边蹓走,被落水鬼拖下河淹死了。传说被落水鬼拖下水的人,死后一定会变成落水鬼。我始终半信半疑。

王彪是被陶黑鬼吓死的。

听说是他去青河挑水浇菜园子,看见了陶黑鬼坐在石跳上,吓得丢了水桶跑回去了,逢人就说他看见了落水鬼,乡邻都说落水鬼是陶乐哉来寻仇的,吓得王彪好久一段时间也不敢出门,整天神经兮兮的。

昆明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黑龙江治疗癫痫病首选是哪家西安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郑州哪里癫痫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